让有早恋倾向学生坐同桌?

发表日期:2019-10-25 | 来源:小满养生

  他们是高中生,学习被认为是他们生活的主要内容;他们是一群十七八岁的少男少女,免不了产生“慕少艾”的一丝情愫。171中学年轻班主任张琳让有早恋倾向的男女同学坐在一起,并告诉他们,他们应该为自己负责。这种崭新的教育方式已经“护送”了三对这样的少年度过高中时光。张琳关于这方面的论文也被学校推荐到专门的研讨会上,当然,这种教育办法也引起了争议。

  一种新颖的教育方法

  今年12月10日,北京第171中学张琳老师的教学论文《异性交往应成为校园的一道风景》,作为教学成果,被推荐参加北京市东城区“反思教育习惯,深化尊重教育”研讨会上。

  张琳的论文是171中学“情感交流与尊重教育”研究课题的一部分。老师们将高中生异性交往划分为:娱乐型、自我需求型、社会型、恋爱型。针对恋爱型的男女关系,张琳老师用尊重对待那些有早恋倾向的学生们。在论文中,张琳坦陈:“我问自己:是不是希望离喜欢的人近一点,是不是希望可以常常观察他。于是在编排座位表时,我将关系要好的学生排成左右或前后的位置。”

  在过去的三年中,她就是这样做了。在她的特别安排下,三对有早恋倾向的学生平安地度过了自己的高中生涯。

  张琳解释说:“从人的心理出发,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总会表现出色,高中生更是如此。让有好感的学生坐在一起,可以达到相互促进。”

  “还有,生活昆明军海脑科医院性质中常常是,‘距离产生美’。”张琳说,老师越把互有好感的男女生分开,他们越会觉得对方好。干脆让他们坐到一起,消除距离对对方产生的好奇心和距离感。

  轻松的课堂环境

  12月24日上午,记者来到了张琳带的高一(9)班。教室有四列桌子,两列两人同桌,两列三人同桌。班上有21名男生,32名女生,排了7排。

  记者看到,两人同桌的基本是一男一女,三人同桌的多是两边坐女孩、中间坐男孩。课间中,男生都轻松地交谈着,气氛很好。一名女生指着旁边的男孩调侃说:“我早就不想跟他坐了。”

  “座位是按高低个头随机排的,没有特别的深意。”张琳解释说,因为学生们刚高一,交往时间还比较短,有好感倾向的学生还不明显。

  给高一新生这样安排座位,张琳还没有特别的用意,但张琳支持男女生正常交往的态度,从一开始就贯穿其中。“一旦出现情况,根据具体情况,我还会有意识地将他们安排坐在一起。”

  张琳刚刚送走了一个毕业班,她的新型排座位方式就是在那届学生的高二期间实施的。那时候,班里冒出来“三对儿”关系较特别的男女生,“他们坐得比较远,上课递纸条传话。每天一起回家,周末一起去图书馆看书。”张琳觉察后,觉得“这很自然,也很正常”。作为班主任,张琳不但没有横加干涉,反而特意让他们坐到一起。她把刘雪(化名)和孙威(化名)安排前后桌;张静(化名)和周明(化名)癫痫病会影响患者的心理吗调为同桌。

  这样“特意”的安排,在校园里引起了一阵波动,很多同学都很意外。一些任课老师也难以相信并向张琳老师提出了质疑。

  张琳最初也担心他们坐在一起会分散学习精力,会把握不好情感互相伤害。她的办法是和他们谈心,由于有了调座位的举动,她很容易与六个孩子谈话。她告诉学生:“要学会尊重自己。班主任这样做,是尊重学生的想法,也希望学生能尊重老师的想法,做一个对自己的感情负责任,能自律的人。”

  张琳的良苦用心悄无声息地实行了两年,“我觉得这很自然。”她的态度也影响和改变着学生对这件敏感事件的态度,课堂气氛变得轻松起来,她的学生们安心学习,考上了各自理想的学校。

  “恋爱是不能禁止的”

  “我当然不鼓励学生们早恋,但如果把早恋当成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它真的会严重起来。”张琳一直记得原苏联教育家马卡连柯的名言“恋爱是不能禁止的”。

  张琳高中时的一件往事,让她对这个问题有深刻的印象。当时,她们的班里也有一对学生关系变得要好,一次期中考试,女孩子没考好。老师拿到了“证据”,把他们作为全班的反面教材进行教育。

  “老师左一次谈心,右一次批评。”张琳说,本来他们只有朦胧一点的好感,后来由于逆反心理,干脆真谈起了恋爱。这件事情让张琳反思,老师不能对学生朦胧的好感误读,不能横加干涉,其实,在十几岁的男女生之青少年癫痫病要怎样治疗间产生朦胧好感是最正常、自然不过了。

  2000年,张琳研究生毕业当上了老师。从遇到学生这些事情的第一天,她就试着改变传统的“围追堵截”方式。张琳说:“这样做,一是告诉他们,我对你们之间的交往略有了解;同时,也想向全班同学发出这样一个信号:这样的交往方式老师不提倡,但也不粗暴干涉。”

  学生刘雪和孙威现在都在大学读书,他们依然是恋人。在首都师范大学读书的刘雪告诉记者,高中时光让她感触良多,她非常感谢张琳老师的举动。“如果那时对我们的事情不这么开明,肯定是另外一种结果。”

  “当年张老师让我们前后挨着坐,我们自己也觉得很自然。”小雪说,“我不会的物理题,他都耐心地给我解答。”两人在一起也浪费时间,晚上老爱打电话,聊一些与学习无关的话题,第二天上课精神不好。“老师对这件事的开明,整体来说,对我是正面大于负面。”

  张静和周明也是当年张琳班上的“一对儿”,高中毕业后一直保持着联系。“坐不坐同桌不是关键,关键是老师对这事儿的态度。”对张琳当时的做法,张静说:“无论将来会不会跟他走到一起,都会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

  张静的话,正是张琳做这件事的初衷,“不管他们将来在不在一起,我只想让他们有个开明、自然的心态。”这种心态或许是他们一辈子都需要的。

  推行中引起争议

  12月中旬,和张琳的课题同时做保定治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研讨的还有很多,其中让张琳印象深刻的有,“老师发放作业要轻放”、“学生进老师办公室改报告为敲门”等等,这些好的课题都是从尊重学生出发,老师们认同起来容易,推广起来也没有什么难度。

  而对张琳的这个课题,要想在全校推广,就有些争议了。171中学高一年级组长雷宏赞同张琳的做法,“她的想法很有新意,我不反对。”不过,对这些事情的处理,他说:“我会先看学生双方的品质。”如果一方的品质不好,在玩弄感情,他会出面干涉。如果双方在一起能相互促进,他会支持。

  而另一位女老师对张琳的做法,很坚决地表示反对:“我不同意,太冒险了。”作为老师,她觉得承担不起消极的影响。“如果这样做纵容了他们的感情,该怎么办呢?”

  171中学副校长孙玉莲虽然不反对张琳的做法,却认为“让异性交往应成为校园的一道风景”的提法有些过,“学校里不能助长恋爱的风气”。

  北京市教育科学院青春教育专家、北京市性健康教育研究会理事闵乐夫先生认为,“这种做法改变了传统的师生关系,是值得肯定的。但实行中,需要老师和家长的指导和保护,因为这种交往存在风险性。”闵乐夫先生说,“我不反对这种尝试,但尊重学生的感情不一定非要把他们的座位调到一起。”

  12月10日,张琳的论文在研讨会上公开,老师们普遍认为:“这是一种积极的尝试,但还存有争议。”

 相关文章

相关养生